投资艺术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第五章中药本源,过心不忘第六节 [复制链接]

1#
重庆白癜风微信交流群 http://www.waciwang.com/jiankang/2376.html
第六节脉应六腑、转动六腑气机,填六腑十二药对六腑如何对应寸口脉寸口六部脉,人体有五脏与六腑,如何将六腑对应寸口六部脉,存在五和六的位置问题和是否表里对应问题。诸如心和小肠虽为表里,但是如果将六腑看成一个整体,小肠的位置应该在哪里才与脏腑相符,才能与《内经》及其它中医经典一致,才能符合人体真实的气机特点。经过大量临床和前辈的论述及研究大量经典书籍,发现很多人都不提这个问题,《黄用帝内经》中说“上竞上,下竞下”但是没有更多细节的描述。这么看,上焦就没有具体的六腑,上焦对应的左寸和右寸就空出来了。如果简单的表里对应,就会把五脏整体和六腑整体混为一谈,就犯了整体观的错误。五脏脉应寸口心,肝,肾,肺,脾,命门,我们把五脏看成一个整体的时候,上焦对应心肺,这是五脏的对应,脏和腑是两个整体。如果只体察小肠的问题,可以把左脉右脉看成一个整体,那么左脉整体可察心,右脉整体体察小肠,这是一种表里整体观的脉诊方法。我们可以用其他传统文化的符号来代表五脏,诸如太极阴阳图、河图、洛书等,我们以后会深入讲解。临床上五脏有疾,六腑肯定也病。如图所示,把五脏看成一个整体,三焦相对应,双寸没有腑。如果有腑了就和《黄帝内经》原旨不符合。小肠本身就在下焦,如果非要表里对应安在上焦,这就是臆想,所以我们必须要说明这个问题。如果把小肠放在寸部,首先不符合我们最基本的对自然的认识,但是放在右尺部,右尺属火,小肠也属火就符合。膀胱主水属肾,、放在左尺亦符合。胆和胃居中焦,胆属木、居左关,胃属土居右关。膀胀、小肠、大肠都在下焦,从临床经验来看,如果大肠有问题,整个右尺都有问题。如寒凝腹痛,脉表现为收紧弦敛的状态。此时的寒凝腹痛不需要细分是小肠还是大肠痛,皆会出现双尺问题,且以右尺尤甚。大家在运用的时候不要拘泥固执。三焦是六腑之一,脉应六腑应该在哪个位置?三焦本身不具有固定的位置,它是一个通道,或一片区域。三焦不利可以表现为大小便异常,胃气不能肃降,肺气不能肃降等诸多问题,那么三焦的问题主要表现在整个右脉上。三焦不利,肝气不顺,膀胱不利,胆气不降,这些也在三焦之内,也会出现三焦不利也可以表现在整个左脉上。所以体察三焦,左右脉都得看,以右脉为主。以上我们对脉应六腑的位置进行了简单阐述,只有在理清思路的前提下才能进一步认知。转动六腑气机十二对药胃以通降为顺,小肠的功能就是分清泌浊,大肠主津小肠主液都以传化为主,六腑主要强调通降的功能。龙胆配紫胡入胆龙胆草苦寒降下利胆,入胆的药都苦寒,先看胆的问题。龙胆草苦寒能把左关浮越之气降下来。在讲肝的时候也对肝和胆的病脉进行过区分。肝呈现升发浮越的细弦状态,是一种升发之气;而胆缺乏一种弦紧之象,很容易区别判断肝胆问题,肝有问题胆一般有问题。龙胆草就能把胆气降下去,但是要注意龙胆草的苦寒之气太甚,也入脾胃经。胆囊炎,胆气不降这一系列的实证,龙胆草都能解决,但是因为其苦寒、要注意剂量、否则容易损伤脾胃之阳,大剂量会导致腹泻,根据脉象确定剂量是最准确的方式。如果胆道阻塞气机微弱、要用小剂量,如果来势亢盛就用大剂量。肝癌患者整个人枯萎惟悴,面部皮肤着色加深,双脉细紧硬,寸尺两头尖细,向关部中间收紧。这类患者如果用龙胆草会加重病情,这时候应该用和解的方式先填补肝血,如用少量芍药再加麦冬玉竹,慢慢调补,先保证体的充盛,再强调功能的用,如果体不足肝阴不足用龙胆草会加重病情。肝胆属木,肝胆木热则流脂。肝郁化火木热流脂,树木夏天很热时会分泌树脂,滴在车上很难清洗。有一类青春痘,熬夜耗损肝阴,肝胆火相对旺,就会表现面部及其他地方出油或出脂起痘痘。所以治疗肝胆热导致的青春痘和皮肤出油,可以从这方面思考。柴胡辛凉,升举梳理肝胆气机,与龙胆配合能转动肝胆的升降,调控左侧中焦运转。柴胡凉可解热,或有常用柴胡解表而升,是从柴胡升发的角度来看的,柴胡能解半表半里也因这个特点,一阴一阳就能游走阴阳之间,能解半表半里之邪。龙胆草寒,柴胡凉,通降胆腑以龙胆草为主,二者配合,一升一降,两药组合就是小太极。运用龙胆草就要和柴胡或者其他药物相配,以防止龙胆草的苦寒太过导致气机下迫太过阳气损伤严重。黄苓配茵陈入胆黄芩苦寒,降胆热之气。黄芩和龙胆草相比,就没有那么苦寒了,肃降之气更柔和一些,也能利胆,胆气沉降。茵陈和柴胡的升发之气相比,茵陈就是初春之气,柴胡就是阳气升发更强之气。黄芩有一个很好的特点是先升后降,因为比较轻,如果上焦湿热,就可以用它引导,然后从小便利出去。黄苓用量可以适当调整,用量稍大一些,上焦中焦出现浮数而不清,有湿热可选用黄芩不用龙胆草。茵陈辛寒入胆腑,既升又降。如长期饮酒,养生的时候可以用茵陈泡酒疏肝利胆解酒。茵陈是通达的药,可上可下,它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既能祛湿还能除热,胆病大部分都是湿热并存,茵陈特别符合胆之性,可以去胆湿热。小便不利偏黄,胆气不降,胆结石一类病,出现中焦气机运转不利就可以运用茵陈。可以把龙胆草茵陈搭配也可以柴胡黄芩搭配,具体使用结合脉象确定。需要注意的是两个阳药不能化合,两个阴药也不能化合,只有一阴一阳才能相合,这就是阴阳化合的基本原则。木通配藁本入膀胱木通,凉,若下焦蓄水,要思考能不能用木通,只有出现下焦蓄水,有湿热或虚热,才可以用木通,注意常规剂量要在10克以内。膀胱属水归肾,膀胱以气化水湿为主要功能,木通的使用要注意剂量问题。木通外观有很多孔,通达之力非常强,它居下焦,能把下焦水湿利出去,这是一个特性。它还有开破之性,气机结聚不通可用,如乳汁不下,很多子都会用木通,把上焦下焦之气通达开导。通利小便利水的功能非常强,但是要注意木通是凉的。如果出现痰饮凝聚,单纯用木通不能通利时,需要将气机转动起来,只有动起来才设法将其疏导开来。藁本辛温升散,从下焦可达头顶。也可以主水,能把下焦湿浊弥漫的状态,特别是寒凝水饮停聚,通过藁本的热和升举通达之力散开。藁本从下往上通达,如寒湿性头痛,头痛黏着,可以用藁本在体内让水湿循环起来。高血压患者出现头痛要小心使用木通和藁本,因为木通可能降得太过,藁本会升得太多,一定要整体把握人体和药性,包括寒热温凉,准确配合。藁本入膀胱向上升散,治疗湿性头痛、风寒感冒头痛,鼻窍不通是非常好的药。不但能够升举阳气,藁本还是一个风药,在体内流转,清理水湿。治疗头痛一个有效的组合:羌活,独活,藁本,川芎。藁本加川芎就比防风劲足。头痛,气机在上焦凝聚,胀痛,多用羌活。发现气机降不下来,头顶痛,独活多用,羌活少用,一般的头痛都可以用这个方子加减,一阴一阳配合使气机动起来。瞿麦配桑螵鞘入膀胱瞿麦,利尿通利,以降为主,瞿麦有活血化瘀的功效。运用霍麦和木通,若是脑出血患者寸脉浮越,双寸双尺有问题的需要谨慎。左寸有痰滞且浮越,就要思考该如何活血化瘀,活血化瘀药用多了容易出血,瞿麦能降浮越之寸达到下焦膀胱,而且很安全。下焦结石瞿麦是不错的选择,治疗血淋热淋也很符合瞿麦的特点。瞿麦非常轻,轻药能入上焦。桑螵鞘,固精缩尿入膀胱,配合瞿麦一收一降。桑螵鞘比较轻,收紧收涩能力却很强,桑螵鞘放大就像筛子一样有很多孔,把精微物质留下,把水利下去。但是这样的药都有一个特点就是用多了会导致收得太过,所以尽量用药谨慎。瞿麦具有从上往下降的特点,桑螵鞘具有收精华物质的特性,二者收降配合共同转动膀胱气机。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#个上一篇下一篇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